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校园鬼故事 > 学校有恶鬼 > 详细内容

学校有恶鬼

分享到:
关闭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149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008539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学校有恶鬼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   来到这所大学已经一段时间了,对这个学校的事情多少也有一些了解,比如后山的丛林里一直闹鬼,人若白天进去到不怎么样,晚上进去,等第二天被发现时,就只剩一具尸体;还有女生宿舍楼下的水井,有学姐经常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子跳下井里,虽然井口是盖着的,但丝毫不妨碍女子如何跳井,女子跳下去后,没几秒就出现在井口上,然后又跳下去,如此反复,纵然是傻瓜也知道那是鬼了;除此之外,最让人胆颤心惊的莫过于我们男生宿舍507……

  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邱枫,今年刚满二十岁,高中努力三年却考起了一所不入流的大学,我本来是不想继续读下去了,但听大学里的大哥大姐们把大学说的多么美好,再加上家里又不反对我读不入流的大学,所以,我在前三个月拿着录取通知书满怀希望的踏进这所大学,但踏进这所大学的第一步我就开始后悔了,因为这所学校人烟稀少,枯树一棵连着一颗,学校里的绿化带草丛里老鼠窜来窜去,好不活波,我想教学质量也好不到哪里去,值得庆幸的是我不是来学习的,所以学校环境对我倒是没有多大的影响。

  接着,一位学长把我领到了男生宿舍楼,交代了一些事情后,又把我领到宿舍里506,对,就是506,507宿舍的隔壁,与我同住的还有五个人,有个微胖的叫王伟;带着金丝眼镜,正在整理床铺的人名为林子聪;还有两个人听说高中时在同一所学校里,也都考起了这所学校的,他们分别是赵政,李小光;还有一个人,也是我最讨厌的人,张强,我对他的讨厌从见到他第一天就开始了,因为我睡在下床,他睡我上面,每晚总要从上面吐来几口痰,好不恶心的吐在了我的鞋子上,本来内心高傲的我想揍他一顿,奈何张强人如其名,身材高一米九多,我连跳起来都摸不到他的额头,别说揍了。

  每个学校都有诡异的传说,在这所不入流的大学里,传的最恐怖的是男生宿舍507里闹鬼,这是我在学校里住一段时间后才知道的,若我早点知道这件事情,打死我也不在506宿舍。

  在五年前的一个暑假,来自各地的学生都纷纷回家了,但也有家远回不去,或者不想回去的学生,那时有三个男同学在暑假里没有回去,一天晚上,三个男生约好自己的女朋友,在507宿舍里玩请鬼游戏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六人先玩了碟仙,但没有请到碟仙,于是又改玩笔仙,不久,六人成功的请到了社会否定存在的鬼——笔仙,六人心里先是一阵兴奋,随后便开始问起了问题,大家都知道请笔仙时,绝不能问笔仙是如何死的,当时的六个人也心知肚明,所以问问题时一直小心翼翼,但就在最后一位男同学问完问题时,笔突然从中间断开,六人的手如泼了红墨水一样沾满了血,接着每个人突然失去意识,见到什么就打什么,六个人发疯的打,鲜血从宿舍门里缓缓流出来,等第二天宿管老师发现门口的血迹,打开门时,发现宿舍里全是残肢断臂,鲜血染红了白墙,那时报了警,又因为是暑假,学生很少,在学校的极力要求下,学校和警方一同封锁了这个消息,但还是有学生听说了这件事,不过不敢传开来。事后,学校把507宿舍清理过后就让学生居住,但住进去的学生不是死就是疯的,搞得507宿舍越来越邪门。

  所以现在,507算是封住了,但我住在隔壁也不免感到一阵恐惧的,每一晚,在我刚要睡着时总会听到隔壁传来嘈杂的噪音,就好像是人们乱斗时发出的声音,听得我头皮发麻,如果脑袋瓜聪明一点的话,你能想象得到,一个宿舍里全是残肢断臂,鲜血还染红了墙壁的场景,是多么令人感到害怕。

  今晚,我不敢太晚就睡,所以跟舍友唏嘘了一番便睡觉了,睡时顺便带上了耳机,以免听到那些声音,但刚睡下没有多久,我便听到一种如女人惨叫的声音从床下传来,声音断断续续,若有若无,听着非常渗人,我突然睁开眼睛,宿舍里的灯是亮着的,我看到金丝眼镜男还在看书,便问:“你刚刚听到了什么没有?”

  眼镜男似乎听不到我说话,或者对我的话不屑一顾,仍在埋头看书。我又注意了宿舍里的其他人,发现赵政,李小光、王伟早就睡了,而上床的张强从开学那天他把床铺好后,睡了一个多星期,就再也没有见他来睡过,或者他是知道了507宿舍里发生的事情,住在507宿舍隔壁,很不吉利,所以搬到外面去住也说不定。

  那种渗人的声音仍在断断续续、若有若无的传来,我的直觉告诉我声音来源于我的床下,都说人的好奇心会害死人,说的一点也没错,明明感觉到声音是从床下传来的,我还是忍不住好奇的趴下头去看,接着,我瞳孔忽然放大几倍,与黑暗中一对血红的眼睛相对着,此刻我身体忽然不能动弹,脑袋也不能转动,僵硬的看着那对瞳孔,一种感觉到死亡发出的恐惧油然而生,然而,更令我恐惧的还在后面,只见一张血腥恐怖的脸庞逐渐显现出来,脸上有几个似乎是被子弹打通后留下的弹洞,流着腐臭的血。最害怕的不是死亡,而是等待死亡的过程,此刻的我就好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,看着屠夫“嚯嚯”的磨刀。

  血越流越多,最后竟然染红了我床下的地板,随着乌黑浓稠的血液逐渐扩散,在一张极其恐怖的脸下,忽然出了她的下身,也沾满了血,先是手出现,然后再是身体,接着是腿,就如同《贞子》里贞子从电视机爬出来的场景,我肚子一阵风起云涌,有种想吐的感觉,但是吐不出来,随后,一个沾满黑血,披头散发的女鬼完整的出现在距离我不足一米的地方,我刚想叫,但女鬼的的嘴却张的大大的,一口咬下我的头颅,我感觉到脖子断后,鲜血如同喷泉似的喷出来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