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灵异事件 > 抬八仙 > 详细内容

抬八仙

分享到:
关闭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130 次  点赞:1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008539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抬八仙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抬八仙也叫抬棺人,不同的是,抬八仙一般指的是八个人,或者十六或者二十四个人抬棺材,都叫做抬八仙。

抬八仙里面的文章可大了,那是因为我爷爷霍东就是资格的抬八仙,在他老人家这一生里,发生了许许多多古怪的事情,我慢慢跟大家讲起。

在我们老家里,一般八仙都是青壮年,而被抬者除了德高望重的老人,或者是高寿,喜丧,凶死的也算其中。

凶死指的是跳楼死的,出车祸,意外死亡,这种人一般属于凶死,凶死的人是有怨气,戾气的。

这时候就要找八仙来镇压,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当八仙。

八仙很是讲究,一般都是找阳气壮的年轻人,年轻人阳气壮,精力旺盛,除此以外,八仙必须是男人,还要体格强壮。

女人阴气重,更不会让女人来抬棺材,身体强健也是必要条件,因为现在的棺材,都是现做的,木头湿度大,一个棺材少说也是几百斤,上千斤,所以抬八仙的风俗,直到现在还盛行。

不过在我看来,抬八仙倒也没爷爷说的这么玄乎,因为爷爷今年已经七十来岁了,身体虽然健硕,不过早就不当八仙了。

而我,霍青,今年二十岁,年轻力壮,自然接了爷爷的班,再加上抬八仙这一行,虽然是力气活,累是累了点,不过赚的都是死人钱,这里的油水很多的,赚的不少,自然我也不抱怨什么了。

前段时间,隔壁村的杀猪匠老刘猝死了,死在了床上,他妻子请来了风水先生,风水先生算了一卦后,要求晚上起棺,意思就是请动我们八仙,在大夜晚抬棺材去山上葬下。

说来我也觉得奇怪,我干了一年多八仙,从来没有在晚上抬棺,一是因为晚上夜路不好走,二是晚上属阴,农村里那些孤魂野鬼也爱在晚上出来,晚上抬棺,就怕遇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。

可是风水先生,就要我们晚上抬棺,看来老刘死的蹊跷。

这天老刘的大院子里,早就搭好帐篷,老刘的棺材就放在帐篷里面。

大家吃过饭后,聊天的聊天,打麻将的打麻将,在这些亲人的脸上完全没有悲哀的表情,反倒是一种消遣。

当晚十一点多,正好是子时,在子时之前,老刘的妻子,我们姑且叫她刘嫂。

刘嫂给我们八仙早就准备了丰盛的夜宵,这次我们八仙一共是八个人,我们的夜宵一共八个菜,个个都是硬菜,外面的宾客可没有夜宵这种待遇,这是专门给我们准备的。

刘嫂给我们准备好宵夜后,就上一边去了。

吃饭的时候,八仙中的胖子和我是从小长大的朋友,胖子说道:“你们知道老刘怎么死的吗?”

“不是猝死的吗?”大家说道。

胖子摇了摇头,一脸神秘的和我们附耳,当我们听完胖子的话个个都惊呆了。

根据胖子说,老刘杀了一辈子猪,杀戮太重,也就罢了,毕竟他是靠这一行吃饭的,手上的血腥味重,应该说鬼魂不敢近身的。

老人家也说,鬼怪看到杀猪匠都要绕道走,那是因为杀猪匠身上的杀气很重,就连鬼怪都怕。

不过老刘有个不好的习惯,习惯吃乳猪。

乳猪白白嫩嫩,还没满一个月就被老刘宰杀,而且他特别好这一口,十天半月就要吃一次乳猪。

也因为如此,大家都说老刘被猪精缠身,突然猝死。

在老刘死前就有些不正常,老刘好像疯了一样,跑进猪圈跟猪抢食,还同吃同睡,大家拉都拉不开,就跟得了猪瘟一样。

结果还没等找来道士,当晚老刘就突然猝死了。

“这样说来,老刘死的挺邪门的。”

“可不是,晦气的事都让我们遇到了。”

我们几个八仙最忌讳这种事,不过干我们这一行,难免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。

只是我刚入行,并不相信什么因果报应,鬼怪妖精之类的,自然哼之以鼻。

反而是老何头,在我们八仙中最有资历,只见他眉头紧蹙,一脸愁容,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。

当晚午夜十分,我们八仙准备抬棺上路,只等老何头一声令下。

因为老何头资历最深,所以他是八仙中的掌棺人,也是头头。

只是今晚有些奇怪,老何头在起棺之前,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张附身符,并且嘱咐道:“今晚这张符,你们一定要贴身佩戴,一路上不管谁叫你们,都不能回头,知道吗?”

不过我对老何头的话,根本不放在心上,一是因为我爷爷霍东资历比他深,我还范不着听他的话,二是我年轻气盛,经验尚浅,还不知道这行水深。

接下来,随着老何头一声“起腰”,我们八仙抬着棺材一路朝着山上前行。

大山里的路阴森森的,只有透过枝叶缝隙斑驳的月光,在加上更深露珠,进山后冻得够呛,大家的脸色发白发青,就连我们这种青年也受不了山里的鬼天气。

大山里古树参天,白雾茫茫,又是另一番景象,时而还有阵阵腐败的气息,有时候一脚踩在湿软的泥土上,还能踩出一脚黑水,从黑水里钻出蜈蚣蝎子之类的毒虫。

令人奇怪的是,这晚上异常安静,连四周虫儿鸟儿动物的声音,全都在一瞬间消失殆尽,只有漂浮不定的薄雾四处游荡,不免让人心生畏惧。

而在这瞬间,我们的脚步声,呼吸声好像都停止了。

“青子,青子……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响在我耳边,我眉头一皱,这个声音分明是爷爷的。

只是奇怪的是,爷爷怎么会出现在此地。

我一个回头,只见爷爷站在一片薄雾后,身形若隐若现,冲着我直招手。

“等等!”

我一声呼喊,大家全都停了下来,我想也没想,放下手中的棺材,朝着前方的薄雾而去。

奇怪的是,等我过去的时候,前方的薄雾散开,哪里还有爷爷的影子。

我绕了绕头,觉得奇怪极了,只好无奈回过头来,继续抬棺。

不过令人奇怪的是,这次回来以后,棺材越来越重,好像所有重量全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。

到了最后,我举步艰难,一脚下去地上有一个一尺深的脚印。

我心里奇怪极了,朝着旁边一看,瞬间我脸色全白了。

只见我旁边的胖子,竟然变成了轻飘飘的纸人,纸人穿着大红褂子,脸上两个红蛋子,一双乌黑没有生命力的黑色眼眶,一双裂开的血红嘴唇。

当我看到这里,吓得我一个激灵,在回头一看,我身前身后,竟然全都是纸人,此时他们瞪着那双诡异如同黑洞的眼睛,张开一口血红嘴唇,冲着呲牙咧嘴直笑。

“啊!”

我眼睛一黑,整个人晕了过去。

等我醒来好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,不过我对于当天的事情记忆犹新,一想到那些可怖的纸人,我就会吓得浑身冒冷汗。

而我醒来后,见到的人除了爷爷还有老何头、胖子等人。

“青子你终于醒来了,吓死我了。”

胖子看我醒来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不过我对于那晚发生的事,浑浑噩噩。

胖子说,我能捡回一条命,全靠老何头救了我一命。

原来杀猪匠老刘因为吃乳猪,犯了鬼怒,所以那晚上尸体不太平。

老何头才会给我们每人一张附身符,并且嘱咐抬棺的时候,千万不能回头。

而那天我对老何头不满,把护身符丢掉,半路上遇到小鬼拦路,差点一脚踏入阴阳路,是老何头不遗余力救了我。

(完)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