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 > 孔雀昙花 > 详细内容

孔雀昙花

分享到:
关闭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114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008539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孔雀昙花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  第一章 花开

  花开了,是孔雀昙花。

  孔雀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这株花,是一个男人送的。那是她忘不了的一个男人,男人说:“你就是一朵孔雀昙花。”

  她笑,可笑着笑着,又哭了。

  那个男人,不见了。已经三年了,她想找他,却找不到了。

  现在又有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,叫做陈海波。让她心痛,名字也是带着陈,不过那个男人的更加好听,叫做陈智乾。

  电话响了,是陈海波打来的,问她在哪里,来不来。

  是去山东,烟台。和济南不远,陈智乾在那里,但是孔雀没有勇气下车,去找他。因为找不到。

  从无锡到烟台是十八个小时。孔雀彷徨了,一方面想去,一方面不想去。

  她认为自己应该开始新的爱情了,只是过去的爱情仍旧在自己的记忆中不肯凋残,新的爱情如何开始?

  也许还没有开始,就会凋残。

  她在火车站见到了那个男人,她强颜欢笑表示了自己的开心。她们也认识一年了,只是一直在网上聊天。

  她还在等,等那个男人的承诺。

  “我很快就从济南回来,然后娶你。”陈智乾对孔雀说。

  “你来烟台我们就永远在一起,等我成功了就马上娶你。”陈海波对孔雀说。

  “我不能去济南找你,也不能够在等你了,我要去烟台了,对不起。”孔雀对孔雀昙花说。

  她没有丢弃那株昙花,已经习惯了。这么久以来,她把昙花看成了自己的生命,时刻带在身边。

  这次也是一样,昙花在火车上开放,众人都诧异与这花的美丽。

  “好像是孔雀在开屏。”一个小女孩单纯的说道。

  孔雀笑笑:“是啊,它就是孔雀昙花。”

  目的地到了,陈海波首先看到的就是那株昙花:“是孔雀开屏吗?”

  “是孔雀昙花开屏了。”她无视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,兀自看着眼前的这株昙花,她温柔的抚摸,仿佛是抚摸着陈智乾——自己一生的爱人。

  夜里在宾馆的床上,她像是一朵盛开的昙花,向着那个露出了所有男人都有的、如野兽一般癫狂的表情的男人打开了自己的身体。

  那一刻,孔雀昙花提前盛开了。

  “看着你,看着那朵花,我分不清楚谁才是孔雀昙花了。”

  “昙花是孔雀,孔雀是昙花。”孔雀的表情很冷,赤身露体她想到了那个笑起来和阳光一样的男人。

  他也姓陈,叫做陈智乾。

  晚上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,孔雀听到了一个声音:“睡的舒服吗?”

  孔雀想要起来,却不能动弹,是梦魇吗?

  “你没有梦魇。”那个声音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  孔雀不感到害怕,忽然,那个声音又开口了:“眼前的男人不会叫你恶心吗?”

  她能够动了,她看着睡在身旁还留着口水的男人,喉间忽而一阵沸腾,想吐,却吐不出来。

  “我是孔雀昙花,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!”

  “真的?”孔雀可以说话了,“什么条件?”

  “生命,人类的生命!只要你用人类喉间的鲜血来浇灌我,我就可以满足你的愿望,你喜欢陈智乾,我可以要你们在一起。一辈子。”

  这个条件真的很吸引孔雀,她答应了。

  夜静怡无声,一个老人在街上走着。她已经很年老了,刚刚结束一天的辛勤,而她却没有想到,此刻危险正在步步的逼近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