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家里鬼故事 > 看香神婆 > 详细内容

看香神婆

分享到:
关闭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171 次  点赞:1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008539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看香神婆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我姓周,名字无所谓,我要讲的,是我大叔和二叔的故事。

我是八零后,从小生长在一个淳朴的乡下,我爷爷生了三个孩子,都是男孩。这三个人,可真让人怀疑基因的定律,因为虽然同为爷爷的孩子,但性格却有很大的不同。

我爸,性格最为中规中矩,为人老实忠厚,早早地结婚,二十岁出头就有了我,然后便走出老家,进城打工了。

我大叔,63年生人,人生得五大三粗,满脸横肉,说话粗声大嗓,脾气暴躁,按老人的说法,就是浑身都是阳气,虽脾气爆,不过主要表现在对一些事情的执着,和不肯服输的韧劲儿上,他的脾气倒是不怎么冲其他人发,和村民关系处得也很好。

我的小叔,天性比较胆小,据我爷爷说,三个孩子里,最不让人省心的就是他。从小生下来便啼哭不止,什么小儿夜啼,丢魂和莫名其妙的高烧,从来就没断过。不过,总算是磕磕绊绊的地长大了。这里面,也多亏了村里一个神婆,若是没有她,我们周家能不能平安迪走到今天,也说不定。

而关于小叔成长过程中所遇到的种种坎坷故事,也是不一而足。

像什么小儿夜啼,掉魂等等的事情,太过庸俗,这里不表也罢。

值得讲的一件,发生在小叔四岁,大叔六岁时,说的是二人的年龄,都处恰好处在刚刚脱离了三岁幼童的懵懂期,又在受学校规矩的前夜,比较淘,尤其是俩孩子都是男孩儿,每天跑到外面野,一直到傍晚才回来。

一直以来,爷爷就知道,小叔体弱,而大叔阳气盛,便嘱咐大叔凡事都能照顾小叔,大叔也着实是尽到了一个哥哥的责任,不但处处维护着小叔,即便是兄弟之间的争执,大叔也是以一个大哥姿态,从来不耍暴脾气,凡事都让着自己的弟弟。

每天,虽然哥俩跑到外面野一天才回来,可只要有大叔跟着小叔,爷爷奶奶就能放心让他们出去。

可有一天,却是出了一件事。

当天,两个小孩又是野了一天,到傍晚六点才回到家里。奶奶刚刚做好了饭,催促两个孩子上桌。因为当时农村里也没有啥像样的娱乐活动。一般晚饭吃得很早,吃完了就早早上床睡觉了,第二天早起还要干农活。

可那一天,小叔从外面回来,就显得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,饭没吃两口,就嚷嚷着肚子不舒服,吃不下,想早点睡觉。

一开始爷奶也没太在意,毕竟小孩子肠胃还比较弱,时不时地闹个肚子,也是正常。看小叔实在吃不下东西,也就没有强求,只是对他说,既然不舒服,就早点上床休息。

可是没想到,小叔上了床,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,嚷嚷着肚子疼,到了晚上十点的时候,出现了呕吐的症状,稀里哗啦地吐了一大盆又腥又臭的东西,这下,爷爷奶奶心里可有点犯嘀咕了。

奶奶开始责怪大叔,道:“让你照顾好弟弟,你怎么照顾的?是不是在外面捡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吃了?”

叔叔支支吾吾地回答:“没。。没有呀!”

小叔吐了几次,总算是不吐了,可到了后半夜,开始发起了高烧,进入了昏迷状态。这下子爷奶可着急了,当时可没有120,这大晚上的,只能背起小叔,借一辆驴车往郊区的方向跑,本来盘算着先去镇子上的小医院挂个急诊,可没成想爷爷刚背着小叔走出不到五百米,就遇到了村子里有名的神婆,李神婆。

据说这个神婆功力了得,家里供着一堂子仙家,什么四梁八柱,七星八斗的,反正这专业术语咱也不懂,总之就是很厉害就对了。

她看到我爷爷气喘吁吁地背着小叔赶路,便喊了一声,让他停下。

要说,小叔以前数次闹怪病,都是请这神婆看好的,可都是一些小儿夜啼,惊吓的小毛病,这次是高烧,爷爷心里也有点发虚,心里只是想着先去医院看看。实在不行再说。

不过,这神婆威望很大,让爷爷停下,爷爷也只能是停下,把小叔的事情和神婆说了一遍,说完就又要上路。

李神婆说道:“不用着急,孩子这病,即便看也看不好,我看孩子头上直冒黑气,像是撞邪了,你要是信我,现在就赶快抱回家去,我自有办法。”

爷爷原本想先送小叔上医院看,可看到神婆此时坚毅的眼神,再加上她过往也确实帮了自己家很多,一时也举棋不定。坚持去医院吧,感觉不好意思,就好像自己过去受了神婆那么多恩惠了,现在反而不信人家了似的,也怕从此以后得罪了神婆,而不去医院吧,小叔这次的病又实在是得的蹊跷,万一一个不留神。。。

“这。。。。我、。。。。”爷爷背着小叔,仍旧支支吾吾地,不知该如何办才好。

李神婆看爷爷实在是左右为难,当场便对爷爷说:“您等一下!”说罢,便跑回家去,取出一只瓷碗,碗中装满了清水。

只见这李神婆眼睛微闭,伸出右手,剑指指天,口中念诵道:“原始法旨在,药王遵旨行,三灾即刻消,百病永不侵,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旅令!”

念完咒语后,食指在水碗内划拉了三圈,然后对爷爷说:“赶快给孩子灌下去!”

爷爷也不敢怠慢,再说这只不过是一碗清水而已,喝了也没坏处,便在这神婆的帮助下,撬开了小叔的嘴,把这碗清水给灌了下去。

说也神奇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小叔就睁开眼睛,恢复了神智,不过,虽然醒了,可口中还在不停地念叨:“别追我,别打我,我不是有意的!”

爷爷一看此情形,立时就相信了神婆,马上又回转头,把小叔背回了家里,神婆也紧跟在后面。

到了家里,爷爷把大叔从床上拎起来,生气地质问:“让你照顾好弟弟,你是咋照顾的,你们今天到底干啥了,得罪谁了!”

大叔看这种情形,心里也是害怕,便一五一十地把白天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原来,两个小熊孩子,在野地里追逐打闹,跑着跑着,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村头的坟地。当时小叔就感觉阴风阵阵,浑身打哆嗦,说想回去。

而大叔天生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,他说:“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,不信,我给你试试!”

说着,一脚踹翻了身边一个坟头上的贡品,之后还洋洋自得地说:“怎么样,什么事都没有吧!”

听大叔讲完,神婆唉声叹气,又是气又是感觉好笑,她指着大叔说道:“嗨,你这小子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这是得罪了坟地里的野鬼了!”

大叔低下头,支支吾吾地说自己知道错了,可还是不明白,这祸明明是自己闯下的,怎么出事的却是弟弟呢?

神婆笑着解释道:“鬼由人所成,人有的毛病,鬼大多也有。不是有句话叫欺软怕硬吗?因为大叔脾气暴躁,头顶上咕咕地冒阳气,这野鬼被大叔冲撞了,心里有气,又不敢直接来祸害大叔,只能挑家里人体质比较弱的欺负了!”

爷爷焦急地问道:“这可该如何是好啊?这是得罪了谁家的祖宗啊,踹翻了人家的贡品,人家吃不上饭,不找你找谁啊!嘿呀!”越说越气,脱下鞋就要抽大叔,被神婆一把拦住,说道:“咱村子里最近没有死人,那片野坟里住的,也根本就不是村子里的死鬼,因为时间这么久了,那些鬼早就入了地府,要么地狱里打滚,要么投胎入了轮回,而一直徘徊在坟地里的,大都是一些孤魂野鬼,和坟地里的人根本就没有关系。这些野鬼就像是人间的乞丐一样,得不到家人的供养,于是便专门到别人的坟前偷东西吃,其实也是可怜之人(鬼)”

爷爷又问那怎么办才好?

只见那神婆二话不说,取出三支香,说:“刚刚我那咒语已经封锁了孩子的天门,邪气被逼出来了,不过那鬼不甘心,现在还没走,我先和这野鬼谈判,看它是几个意思!”

说罢,取了香炉,摆在木桌上,插上三支香,点燃后,又吩咐爷爷把家里的门,窗户全都关紧,别让半点风吹进来!然后,便静静地观察着香的走向。

其实,神婆这里所做的,叫做《观香》。

之所以家里供奉仙家的出马大仙,又被人称作:“看香的”,就是因为这些人有自己的一套手法,根据香燃烧时的种种迹象,就能测吉断凶,或与鬼神沟通,十分神奇。

不一会儿,三支香燃烧得态势已经很明显了,只见那三只香的香灰,在屋里没有任何其他外力的情况下,呈现出这样一副景象:左炷香灰直立,而另外两炷香互相桥接

爷爷忙问这是什么意思?神婆解释道:“这种香,叫做鬼魅香,鬼魅香号召鬼怪,七日之内必有灾,大人小孩不安宁,横事不来灾病来!”

爷爷一听,感觉十分严重,脸色都变了,急得直跺脚,嘴里念叨:“这可咋整!”

神婆却一脸神色自若的样子,说道:“这野鬼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,明明是你家二小子惹了它,它却只敢找三小子算账,不是什么好饼,它既然怕你家三小子,那解铃还须系铃人!”

于是,神婆把大叔叫来,吩咐他,不要害怕,心里想着自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想着这野鬼欺负你弟弟,你这么忍着,还是男子汉吗!

神婆在一边不停地鼓动着大叔,大叔也是被说得脾气上来了,气得破口大骂:“什么鬼怪妖魔,有种的冲我来,欺负我弟算什么!”

神婆夸赞道:“好,有出息!现在,趁热打铁,往你弟弟身上吐口唾沫!”

大叔依照神婆所教,冲弟弟的额头上啐了一口,顿时,弟弟一阵呻吟声,之后口中嚷出一声怪叫,这声音根本不是弟弟的声音,竟然是个苍老的老者声音:“我刚要吃,就让这小王八蛋给我一脚踹翻了,现在还用阳火烧我,你们就是这么讲理的么!”

那神婆道:“你孤魂野鬼固然可怜,我家一堂子仙家,可以请你进来当个清风,从此你也和我老仙儿一起扬名立万,再也不用坟地里刨食儿了!你说有多好,何苦偷人家的东西呢?”

神婆说完,只见二叔顿时又昏了过去,神婆说没事了,果然,一口温水灌下去,弟弟不出半小时就醒过来了,高烧瞬间退了下去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